馬先生的女兒馬唯中進入再興中學「不必抽籤」,因為當時周美青是再興中學的董事,根據再興中學校長解釋,「周美青是再興中學的校友,她常常回校關心學校的學生,所以聘請她做學校的董事」,真是大哉答,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聽過這麼牽強的解釋,我想以後再興中學的校友的機會來了,更巧的是,馬先生當時剛好出任陸委會副主委當下我想起某位朋友曾說的一句話,當你開始有權有勢時,不管你要或不要各種好處自然隨之而來。

馬大姊是另一個例子
,遠的是多年前當槍手的事件,據我的認知,當槍手是一個相當嚴重的罪行,如果得逞,想當然爾我們不會知道,如果失敗卻因沒有錄取而不用問其罪,where is justice? 馬大姊事後還取得台大學歷,順利出國留學,如果不是因為當時國民黨大官馬爸爸居中「斡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打死我也不相信馬大姊可以這樣安然過關。

馬先生於1998年當選台北市市長,根據報載馬乙南擔任2000年一月成立的中化裕民的董事,負責藥品銷售,銷售的對象是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涉及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這是另一樁凑巧的事,更離譜的是,當這件事情被揭露之後她馬上人間蒸發,回到她領有公民證的美國。

阿扁先生當選台灣總統時
我以為他將為台灣開創新局,沒想到他的太太、管家、女婿、親家、親信等等接二連三傳出不名譽的事,當時,我只是以駝鳥的心態安慰自己,這些事一定是阿扁的政敵使出的花招,一定是子虛烏有,沒想到,後續發展令人瞠目結舌,原來,絕對的權利真的帶來絕對的腐敗,權力到手時原本令選民感動的元素都可以拋在腦後。

馬先生服務公職已經20年經過媒體刻意的包裝大多數台灣人對他的印象是,溫良恭儉讓,英語流利長相稱頭,足以代表台灣,可是,有關他和他的家人的內幕,卻不甚了了經過這次總統大選,我才知道原來很多事情和我們表面看到的並不一樣,向來給人印象是不沾鍋的政治人物原來也是這麼不堪但是我又看到同一種場景重演,有太多的台灣人民選擇閉著眼睛、捂著耳朵,堅持一直以來的信念,只因為他討厭另一個候選人

台灣人最大的悲哀是,出來競選公職的人大部分是政客,而政客本身就充滿利益糾葛,幾乎沒有一個可以通過媒體全面的檢驗台灣的政治家本已鳳毛麟角,更別提有哪一位肯出來為這塊土地犧牲奉獻,所以,每次選舉我們常會說,從一堆爛蘋果中選出一個比較不爛的,然後,我們選擇不看,不聽,不願面對所有的真相,因為,如果真相出來,can we handle the truth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e 的頭像
Jane

YoYo's Garden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