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小蔣每一次在部落格發言,都會激發好大的漣漪,這一次竟然讓國民黨高層講出「蔣家母子踩著國民黨的血跡前進」 的重話,也導致蔣方智怡辭去所有黨職,這次事件可能因為洪秀柱慰留成功,船過水無痕只是大家心裡都留著一個大疙瘩我覺得他真的道出了許多台灣人的心聲「2004的總統大選連先生選輸不認輸,帶著支持群眾大鬧台灣三個月」。

選舉結果出來輸了就是輸了
,上一屆美國總統候選人高爾與小布希的選戰是一個經典,而且是高格調的好例子,高爾與小布希選舉結果只差了一點點,為了人工重新驗票的爭議民主黨與共和黨分別尋求司法仲裁高爾在美國聯邦法院作出裁決認為佛羅里達州最高法院關於總統大選選票的人工重計決定有違憲法程序,應該終止,此一判決等於宣布小布希總統贏得白宮寶座 成為美國第四十三任總統 ,隔天高爾於晚間九點發表電視演說承認敗選,同時他也表示他「很不同意,但接受」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在高爾宣布敗選之後,一場可能引發憲政危機的大選終告確定。〈引自鄭崇田「美國總統選舉人制度以及2000年總統大選始末之簡介」

我也認為一場選戰不論輸的原因是什麼,輸了就是輸了
,不應該輸不起就帶領支持群眾大鬧台灣 ,有時候放下反而可以得著,不放下就全盤皆輸,輸了形象 ,輸了未來。回想2004年總統大選過後總統府前那幾個月亂象真令人不堪回首,台北變成危城,總統府方圓一公里內變成閒人勿入的地區,多檔股票無量下跌好幾天,各種耳語紛紛出籠,贏了的人變成「竊國」,將一位數百萬票當選的總統侮辱的淋漓盡致,連總統肚子上子彈的傷痕還必須照相上報,以昭公信,最後,還從美國請了李昌鈺博士協助釐清兩顆子彈事件最後不管專家的鑑識報告為何仍說這一切都是阿扁總統自導自演。

國民黨輸了2004年總統大選以後,立委大獲全勝
,依常理來看我本以為國民黨為了奪回政權應該會通過有利民生的法案,以期再次政黨輪替,可是沒想到結果是全面杯葛,讓這四年的台灣的經濟發展停滯不前國民黨繼而揭發阿扁的國務機要費問題,並藉施先生之力號召萬人佔據凱達格蘭大道,再次讓台北人置身恐懼之中,美其名反貪腐,實質是要阿扁下臺,等到馬先生的特別費也發生同樣問題,國民黨總部前竟不見紅衫軍的身影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上次高雄市長的選舉又再一次出現輸了不認輸的情形,明明國民黨後援會有發走路工的嫌疑且被錄影存證,馬先生仍然說這是自導自演,就算後來被查證屬實,馬先生仍沒有出面道歉,國民黨為何總是無法從失敗中記取教訓? 現在2008總統大選正式開打,國民黨遍灑銀彈於各大媒體全面詆毀民進黨,現在更藉邱先生開始攻擊謝先生以轉移馬先生綠卡的焦點。

十年前我還認為國民黨是一個人民可以倚賴的政黨
只要這個黨推舉出來的候選人不會讓選民失望,而且國民黨所推出的內閣官員也較有執政經驗,較令人放心只是這幾年國民黨在野的表現實在太令人搖頭,阿扁的國務機要費貶為貪腐,馬先生的特別費就是歷史共業,阿扁不能作美國人的阿公,馬先生的女兒是美國人無所謂,我可以舉一打以上雙重標準的例子,來顯示國民黨唯我獨尊的心態,我也不懂為什麼一個這麼人才濟濟的政黨為何不從國計民生的訴求著手,而還是要用買票的方式奪取政權,人民公投是普世價值,國民黨竟然宣傳要民眾拒領,而還是有這麼多台灣人真的拒領討黨產的公投,就算國民黨在野的表現如此令人失望,台灣人民仍舊將大多數的票投給它,好像台灣以後變成中國的一部分都無所謂?

恨只恨阿扁連自己家人都管的零零落落
,遑論治國平天下,每次被泛藍朋友攻擊時,我常常辯護的有心無力,弄得一肚子氣。好不容易阿扁先生快要下台,台灣可以有一番新的景象眾望所歸的馬先生又一再捅出漏子:公款變私款,沒綠卡變曾經有綠卡 ,沒政治獻金變成有政治獻金,一再慣性的說謊,導致他的公信力已經蕩然無存這次,謝先生甚至質疑馬先生的綠卡可能仍然有效,馬先生說他一年多未入境美國,又已經申請非移民簽證,綠卡當然失效,不管多方質疑,始終以不變應萬變,除非謝先生有進一步的證據否則皆以民進黨的烏賊戰為應對手段,他不知道他要提出證據的對象其實不是謝先生,而是台灣全體人民可是他選擇以恭喜發財來回覆,如果未來他當選總統,我真擔心台灣的未來

現在回到白木怡言
假設小蔣在部落格的發言是出自內心的那便是我這八年來唯一聽到從藍營發出的真心話,就算蔣小蔣被批不思飲水思源,可是,我覺得以他的身分在籃營立委大贏的時刻說這些話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置之死地而後生不管後續發展為何,我都要說,小蔣,我支持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e 的頭像
Jane

YoYo's Garden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