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這十年來,我感受不到台北的變化,反而看到馬先生領導能力的問題。台北市大街小巷的道路常常開挖,路面就像貼撒隆巴斯一樣,東一塊、西一塊,下雨多日以後,地無三里平,行車處處難行,最令開車人詬病的是,台北停車大不易,常常找一個路邊停車位就要花上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導致路霸林立,所以致此,肇因於馬先生不知道工程部門有偷工減料的情形,也不思督促主管部門研擬有效措施使台北市的停車較為方便。


馬先生奢談政績,所謂政績是大多數台北人為之感動而且引以為傲的,可是馬先生任內我竟然找不到任何一項,想破頭才想到馬先生剛上任時垃圾不落地的措施,可是,美中不足的是,如果垃圾車來的時候還在加班,家裡的垃圾就不用倒了,台北市政府又沒有定點垃圾車的配套措施,使得這個政策的美意大打折扣。


馬先生在任的八年,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危機處理能力,譬如納莉風災、SARS、921大地震、雖然天災無法防範,可是馬先生讓台北市民生活在恐懼之中,we didn't know when the nightmare would be ended,記得纳莉水災讓忠孝東路變成忠孝大河捷運成為大排水溝讓台北捷運部分停擺,通勤族重新面臨捷運未通車前的交通黑暗期,那幾個星期,我又開始擠公車,過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公司的日子,接著幾個颱風登陸,很多商家忙著堆沙包,他們不相信馬市府的改善排水的能力,寧願自己花錢生怕重溫慘痛的經驗。


SARS更是我心中永遠的痛,隨著疫情越來越嚴重,和平醫院淪陷,災情由北而南,全國人民陷入恐慌之中,不管是搭車,上班或是處在任何密閉空間,每個人都要戴著口罩,醫院更是閒人勿近的地方,我服務的公司甚至擬定危機應變計畫,將不能停業的部門,分為二組,準備隨時異地上班馬先生因為非學醫出身,處理和平醫院的態度竟然是封院,造成人心惶惶、社會不安,至今台北人內心的傷痕猶在。


921地震造成台北市東興大樓倒塌,大樓住戶們控告北市府失職,向法院申請國賠,一審法院判市府敗訴經上訴二審維持原判,市府上訴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發回更審全案現在高等法院審理中,如果馬先生能視民猶親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訴,虛耗法院資源而應以九二一賑災捐款貼補大樓重建差額,使居民早點有個安身立命的場所,馬先生不思此圖,視人民為寇雠,一心想要討回公理正義,雖然經郝先生實施各種補救措施,居民可望於今年四月入住新大樓 ,可是災民如何弭平過去這八年所受的傷害?

看到馬先生於公民提問會侃侃而談他的政治理念,再比對他在台北的政績
,我實在懷疑他的想像能力,他的內湖捷運線未能於他的任內完工,大巨蛋更是連個蛋殼都沒看到,現在又找一大堆藉口來解釋延宕的原因,真的是匪夷所思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理由如果每件事情都是這麼容易解決,還要馬市長作什麼?I can be the mayor, too. 一個優秀的領導人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當輿論將未完成的高鐵說成是一堆廢鐵,而高鐵正面臨資金嚴重短缺蓋不下去時,只有謝先生獨排眾議,要求航發會投資75億元使高鐵得以順利完工,當時謝先生成為眾矢之的,媒體的攻擊更是萬箭穿心現在我們享受高鐵的便捷之際,能不感懷謝先生當時的魄力嗎?

還記得當時紅潮正盛,馬先生竟冒出,他怎麼這麼倒楣
這句話,真的是令人瞠目結舌,猶如是一個小學班長在抱怨班上的同學不聽話。當時紅衫軍之所以能夠24小時在凱達格達大道抗爭是馬先生允許的,整個活動是藍軍在背後規劃贊助的,阿扁的國務機要費是藍軍揭發的,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根本就是馬先生所領導的,當時竟然自呼倒楣,如果他選上總統遇到一些麻煩事,是不是也是一句「好倒楣」發發牢騷?

他剛出了一本書名為「沉默的魄力」,我和電視評論員吳國棟有相同的看法:
馬先生有不做事的魄力,一個台北市長作了八年讓市民感覺不到他的政績,真的是需要魄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e 的頭像
Jane

YoYo's Garden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